首页 > 文化视窗 > 文化解读 > 正文 文字:[] [] []

【大汉文化讲堂】邹明:大汉情书

发布日期:2016-03-04 点击次数:5843次 来源:邹明

在傅总的领导下,我做大汉文化已经十多年了,大汉的文化其实已经融化到我的心里了,作为传播者也好、践行者也好,对大汉的文化已经深入心灵了,可能讲起来就会有些自己的想法,和大家交流一下。今天我就谈谈大汉的情书,谈谈我和大汉文化是怎么恋爱结婚的。

首先我想从大的文化说起。很荣幸,昨天上午,我陪着中南大学研究国学和人力资源管理的颜爱民老师,去见傅总,正好傅总带我们去见了洗心禅寺的妙华法师,一起聊天。然后,我就见证了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和一位著名法师之间精彩对话,他们俩就习主席治国理政理念、到今天如何构建和谐社会,从阳明心学再到毛泽东思想谈了各自的看法,做了广泛的讨论。

你别看,其实法师对毛泽东思想理解非常到位。所以在这个谈论中,我的心灵受到了熏陶。人们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有时候我们心灵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这种心灵的成长不是靠我们自然而然出来的,而是有时候需要一些导师去引导,比如我们常常听一听傅总的报告,能够时常听一听超总、贺总讲一讲道理,就会慢慢地成长起来。我还要讲一点就是大家非常善于思考。

文化其实基于三个东西,就是三个命题。这叫“千年命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这个问题如果用简单的陈述性语言来表达的话,那是非常简单的,我是谁?我是邹明。我从哪来?我从妈妈肚子里出来。我到哪去?我最终走向死亡。这是陈述性的语言。但是你要把他变成一个哲学命题,就非常的深厚了。那就是对于人类命运的一种共同想法,人在这个世界当中你所存在的终极意义是什么?人会去这样思考,因为人是自然之子,我们说人是走向了死亡,我们也可以说人是走向了永恒。就看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我们说文化是怎么产生的?其实我觉得做文化有三个东西是我们记住了的。第一,文化是一种记忆;第二,文化是一种温暖;第三,文化是一种信仰。

为什么说文化是一种记忆呢?我就从文化的本源来和大家探讨一下文化是怎么记忆的。记忆是一种集团记忆,我们这一代人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问过一个问题,就是潘晓的著名命题:人生的道路为什么越走越窄?那时候我们老想不清,因为从毛泽东时代我们一直被灌输的就是英雄主义、集体主义、理想主义的教育。

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那么这个命题就变成了:人到底是不是自私的?其实这一点很好说,从这个命题的本身来说,是正确的,人是自私的。为什么人是自私的呢?因为人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以后,就需要成长,就会需要能量的补充,我们人长了嘴巴和鼻子来吸收物质能量,我们用耳朵和眼睛来吸收精神能量,所以我们的五官给人带来了物质和精神能量,使人不断成长起来。

那么这样一种动力,就不断促使人自私地去追求吃、看、听、愉悦的感觉。所以人是自私的。本质是对的。但是大家不要忘记,我们在研究人的时候,我们研究的不是个体的人,我们研究的是社会的人,每一个人从妈妈的肚子里一出来,就需要进入一个组织,首先进入一个家庭,然后进入一个幼儿园,然后上学,然后参加工作,最后你退休了,还得去居委会报到。

人一旦出生后,就离不开组织,就要在这个组织中求生存,就会在这个组织中发生思维和行为方式的不断碰撞,在磨合和碰撞中形成习惯和文化,然后形成了制度、法律、道德这样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不是个体的表现,而是这个集体的最大公约数。让道德、法律这些东西对个体进行约束。所以这些东西就形成了文化,因此马克思主义者有句话说得非常对,“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就是我们在研究人的时候一定要把人的社会性看得比自然性更加重要。因为人最终是离不开这个社会的。

所以个体的自私就会在这个群体中逐步地放大,成为集体的自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私利,一个企业有一个企业的私利,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私利,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私利,这种集体的私利就上升为一种“大私”,这个“大私”就是“公”。

关于这一点我是在以前听到傅总谈“大公”的时候得到的一点启发,说得非常精辟。就是从“小私”到“大私”,其实是从“小私”到“公”的转化。所以这样就形成了人类的组织文化。

这种组织文化不断地规范人们的进步,所以我始终认为,现在有很多人,把法律当成宗教来崇拜,我是不这么看的,因为在任何社会中,人治和法治都是相互转化的,有时候更多的要人治,有时候可能更多的要法治。因为法治是管住了一个社会的底线部分,就是你不该做什么。而我们还有道德还有伦理,这一块是告诉人们在这个组织当中,应该做什么,这就是境界。

所以,我说其实文化是比法律更高的一种东西。但是由于人们一般情况下达不到,所以我们中国很多圣人就成为了“伪君子”。如果能够达到,那你的境界肯定要比法律高尚,法律只是社会普遍的遵循制度,而文化提高的是人类整体的伦理思想和道德。所以我不太喜欢“法律党”,认为法律可以规范所有的东西。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就是文化是怎么产生的,就是由于人在群体生活中,不断演变出来的,是一种集体记忆。

第二,文化是一种温暖。前段时间,我们招了一批大学生,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听了我的课以后,非常有感受,那天我正好出差,在车上接到她一个微信,发了一幅她的照片,穿着晚礼服,她想请我给她题写一句话,我就在车上想了想,看着她那副照片写了这样几句话:一抹浅笑,装饰了你的梦。在心灵的视窗里,一名江南女子翩翩而来,沉淀了月光,把青春的岁月拉长。

她马上回了几个字,她说:我真希望生活在邹总为我创造的诗意里。我讲这个故事的意思就是:我们在团队当中,要不断地去创造一种氛围,特别是我们的领导者。当一个姑娘给你发信息的时候,你一定要回她,而且要回答得非常文艺范,然后她就会非常热爱你,这种爱当然不是有非分之想,而是会对这个集体有一种爱的感觉,这使我们产生了一种温暖。

这是一种小的温暖,其实我们的国家每年都会做一些感动人物的活动,这些感动人物就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温暖。在这里,我有两个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都是两个烧伤者的故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现在我们经常讲到“毛泽东时代”是一个吃不饱穿不暖非常艰难的时代,人的精神也非常不堪,把毛泽东时代妖魔化了,在我的幼小心灵当中有一件事我始终记得,在七十年代,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电厂有一个锅炉工,一个非常普通的工人,在烧锅炉的时候被烫伤了,全身烧伤面积将近70%,生命已经非常垂危了,在这个情况下,冷水江那个时候道路不好,到省城路途遥远颠簸,厂里面马上给解放军打电话,要求空中支援,那解放军真的就开直升飞机来了,我们那个时候没看过飞机,当时飞机在厂区上空盘旋,找不到落地的地方,没办法在学校找到了一块操坪,降落起来非常有风险,但是还是降落了,然后把那个普通的工人接去治病。

这个工人现在还活着,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毛泽东时代其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温暖。这在现在这个社会可能很难实现了,没有任何费用,就是解放军派直升飞机来了,挽救了一个普通工人的生命。

我的价值观的形成其实和我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为什么到大汉来以后我非常认同傅总的价值观?就是因为在我前期的价值观中有这样一些基因,这些基因是所有的好人带给我的。

八十年代,不瞒大家说,我在演讲界非常出名,在全国电力系统尤其出名。在演讲当中,我曾经参加了华中四省的精神文明报告团,我是首席演讲员,我是用评书的方式讲劳模的故事。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湖北一个厂里的女工,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这位女工出身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爸爸是当时湖北附一医院的高级教授,胸外科专家,全国的第四把刀,非常厉害。这位女工小时候也有非常幸福的童年,这姑娘长得非常漂亮,当时苏联的领导者来武汉访问,她是欢迎团队中献花的少先队员。这个姑娘在一次修高压电器的过程中,变压器发生爆炸,火苗把她冲出几十米远,整个身体被烧伤,除了屁股上有两块好皮肤,医生说只能用她屁股上的两块皮肤来植到脸上了。她当时了解到,由于她的肘关节也烧焦了,动不了,如果这两块唯一的好皮肤放在脸上的话,那么她的手关节将永远残废,这个时候她恳求医生说:我可以不漂亮,但是我不能没有劳动能力。请求医生把两块好皮肤植在她的肘关节上,后来经过大小17次手术,结合她自己的锻炼,基本上能够自理了。自理以后她还是照样上三班倒,大家都知道三班倒非常累的,还利用业余时间去做义工。她就这样在非常平凡的岗位做了一辈子。

去年我到武汉去她家看望她的时候,她一面墙的柜子里全放的衣服,整整齐齐,我问这衣服干什么用的?她说是捐给那些没有衣服穿的贫困孩子。现在她已经六十多岁了,还在做好事。所以通过这些身残志坚的人给我的一些感动就是:我们的人生其实都不容易,当我们今年面对这么困难的经济,大家都在拼搏,大家也有些牢骚的时候,我就想借用现在非常流行的一句话:不要不甘、不要忧愁,你身后就是你的企业,你光明,你的企业就永远光明。这是我讲的第二个,我们在一个群体当中,要不断地给人们带来温暖。

第三,文化是一种信仰。可能我们现在都说中国人缺乏信仰,是的,我们把毛泽东时代全部否定以后,中国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毛泽东掉到了这样一个不堪的境地,我们这批人要能站起来维护这样一种信仰,但是更多的人是在当旁客,没有去想很多的问题。这是由于中国的文化中缺少一种英雄的情结,缺少一种信仰的力量,当然这并不是真的缺,而是观念的问题。

关于自然起源这样一个思考当中,其实我们讲中国的传统文化,西方的文化,和我们革命的红色文化,是有不同的,我们传统文化在信仰方面,更多的是“泛神论”,就是说在中国没有至上神的概念,神没有普系。西方产生神明世界,是因为他们的神凡是隔离的,人和神是不能平等的,神之下人人平等。中国没有至上神的概念,所以对谁都信,特别是对历史人物,我们崇拜孔子,我们崇拜关公,崇拜妈祖,崇拜观音菩萨……反正对他来说有用,就可以崇拜,而且中国人的宗教观念当中有一个不好的东西,就是缺少崇高。

西方人对至上神对基督的崇高是没有功利目的的,人类来到这个世界是来忏悔的。中国人随便拜一个菩萨都是许个心愿,有一个功利目的,所有中国人的信仰与生俱来没有崇高,而且是泛神论的。所以我总是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西方人用得很好的管理工具到中国来就不管用?就在于中国人太聪明,中国人太没有规矩。

没规矩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敬畏之心,西方人在观念当中就解决了宗教问题,解决了道德问题,所以在执行这些管理工具的时候,用得非常成熟,大家不会去质疑这个工具到底有没有用。这是我们讲到的文化是不同的。但是也没办法,好像鲁迅说过一句话:你不可能提着自己的头发飞到天上去。你就生活在这片土壤中,所以你要适应它,同时要不断地去改造它。当然这种改造是非常难的。

那么中国人到底有没有信仰呢?中国人是有信仰的。什么信仰?“家国情怀”。中国人始终只关心两个东西,第一,家庭,第二,朝廷。然后把家庭的伦理来管理社会,当然会管理不好,社会太复杂了。西方把这个灰色地带用法律来管理,用民主的方法来管理。中国人把对家庭的忠孝和对皇帝的忠诚结合起来,所以中国人其实在家庭管理和朝廷管理方面是很不错的。中国的文官制度非常好,但是中国对管理社会这一块确实很差,这是我们需要努力的地方。这就是我们说的中国人不是没有信仰,而是中国人的信仰是非常伦理化的。

当然我们共产党的信仰强调无神论,无神论也很好,我就是个无神论者,我终身崇拜毛主席。在这个大国当中,中国是唯一没有搞宗教战争的,为什么,因为中国自古皇帝也不信神,孔子就不信神:敬鬼神而远之。这样一个不信神的国家也有它的好处,就会有包容性,能够整合所有的宗教为社会主义服务。这是我们讲的文化必须要有信仰。这就是解决我们信什么?从哪来?到哪去的问题。这是我们讲的大文化。

大汉的文化在傅总的带领下,从我一进来就感觉到大汉的文化非常朴实、高明。最初我们有两句话:下级服从上级,上级服务下级。多好,现在我们的社会组织就很少能看到这样的理念了,都是自己当官做老爷。毛泽东的伟大就在于这里,所以最近毛泽东诞辰的时候,我在微信中写了两句话:人民万岁,光明在前。

人民万岁就是我们在打造团队的时候,一定要注重群众的首创精神,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是毛主席说的。第二“光明在前”,毛泽东非常好的地方就是他解决了价值观的问题。毛主席在革命岁月中始终充满光明主义,从来看不到失败,从来都是笑容满面。你看毛主席的众多照片中有哪一张是愤怒的?都是笑容可掬。这是给人们展示的一种图腾,这是我们讲的政党文化。

在傅总的带领下,在创业的初期,在大家只看到短期利益的时候,他就提出了“为工作赚钱”这样的理念,工作是第一位的,赚钱是工作后的结果,我觉得这种朴实的价值观就非常的高明。当然后来由于我们发展得越来越好,价值观也越来越提升。

2004年我进大汉以后,傅总提出了“资本=责任,业绩=财富”的核心价值观,核心价值观大家背是背熟了,大家可能也还是没有深刻地理解,包括我自己,可能还是没有理解到傅总那么透彻。这两句话大家慢慢去琢磨,如果大家能琢磨出哲学的味道出来,那么你就成功了。就是怎么把物质的东西化成精神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要不断去思考的,所以我们做大企业其实非常不容易的,我们不是一个只赚钱的机构,我们要把企业做出神性,我说一个企业光靠考核是做不出神性的,真正的神性是靠文化来做的。

大汉就具有神性,这不是我在这里吹,因为前一段时间我从各个方面了解到在离开大汉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不怀念大汉的。有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小牢骚,但是他一旦面对我们大汉人的时候,他都会感慨:哎呀,我有大汉的情结,我对大汉真的是好耶,如果有人在骂大汉的时候,我一定要和他对着干。这就是我们的文化做得非常好,不是我做得好,是傅总的理念非常好。这就是我们谈到的企业必须有神性。

2009年我们从娄底搬到长沙,在那个转折点当中,我觉得傅总在日理万机的过程中,不断在思考文化问题,这些文化已经生根开花结果。我觉得那时候思考了两个问题。第一,就是我们办公楼前挂的那四句话:大事会做、小事愿做,工作第一,创业永恒。这四句话其实是个综合的,前两句是傅总的,第三句是鲁积华同志的,第四句是李翔同志的。

然后傅总把它整合起来,就成了整个大汉的一个工作的伦理。这四句话非常好,不仅大事会做而且小事愿做,解决能力和价值观的问题;后两句解决认识论的问题。怎么去看待我们的企业,企业做大后,我们是创业型的企业还是高高在上的企业?我们在认识上始终认为:工作第一创业永恒。

人力资源有一次在招聘大学生的时候,有一个男大学生全部过了关,最后一关到我这来面试,我说今天你从一楼到六楼,看到大汉的环境,和大汉的人打交道以后有什么感觉?他就把那四句话背下来了,我就把他录取了。这男孩现在还在公司里。做文化,你今天和谁谈了多少心,这些事情说出来好像都是小事情,其实我做文化的又最怕年终述职,说实在的,我述职的话无非就是讲我今年办了多少报,整理了多少录音,出了多少微信,写了多少稿件、办了几个晚会?我觉得这都没意思。文化其实真正的东西,你必须要有效果。

在我们企业转折中,傅总一再给我们高管强调:我们是李自成进京赶考,我们从娄底搬到长沙,我们必须要像毛主席提出的“两个务必”一样,要提出自己的理念。所以傅总提出了“八同八敬八不”理念:同志同行、同德同心、同甘同苦、同礼同乐;敬贤敬能、敬忠敬孝、敬诚敬善、敬业敬廉;不贪不赌、不盗不淫、不奸不恶、不妒不阿

这“八同八敬八不”傅总当时用手机短信发给了我,我感觉到非常好,然后我眼前出现一副非常美好的图景,这幅图景是一片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我马上给傅总回了一首诗:“水漫池塘绿染波,玉露凝霜入烟萝,灼灼红影透云梦,源自破泥一清荷”。为傅总的“八同八敬八不”鼓鼓掌!这是我讲的大汉的文化如何去植入人心的问题。

大汉的文化中傅总提出的“看得见、敢于抓、抓得住”理念,就是人才鉴别的标准,这就是最高级的人力资源大师。我们只要把这三句话做成制度,量化考核就行了。这是我们讲到的文化。“干大事、流大汗、成大业。”的企业精神,多么的朴实,但是又是多么的有力度。“我们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繁荣富强的盛世中华,是干大事流大汗成大业的炎黄子孙。”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傅总这一次在株洲希尔顿开业典礼上的讲话,他讲话非常精炼,我用微信形式给大家发了,大家可以看看。那话讲得非常有力度,其实没有什么新东西,就是傅总提出的核心价值观、企业精神、经营理念等等,我看到大屏幕里的傅总眼中充满着泪花,这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在2015年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做了这么伟大的事业之后,所迸发出来的那种激情,那种永不言败的精神。这是我讲到的大汉文化不断地植入人心的过程。

当然大汉最重要的文化还是在傅总的带领下,构建了我们的核心价值体系。这个核心价值体系倒是我给傅总归纳出来的,因为傅总他也没时间。第一,我们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24个字,大汉的核心价值体系是三个元素:一是核心价值观;二是我们的企业政治;三是我们的行为哲学——心致物值。

企业政治这个事情,前几年我在中宣部和中组部召开的企业党建工作会议上做汇报的时候,我不断地讲这个问题,在全国所有国营民营企业没有谁提这个问题,这是傅总提出来的。我们除了大的政治思想以外,我们企业政治是这样的:就是在企业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之下,调整各个利益群体之间的基本的原则和制度化设计,来处理好三个关系,企业政治就是处理好三个关系。

作为企业来说处理哪三个关系?和政府,用业绩的原则来处理,构建和谐社会;和合作伙伴,用诚信的原则来处理,构建“头方阵”资源库;对员工,用共享的原则来处理,来构建同志团队。这就是我们的企业政治,也可以说是我们企业的分配机制,在中宣部和中组部是非常有影响力的,这是我们大汉文化独创的。

还有傅总提出的“心致物值”的行为哲学,这个行为哲学从共产党的话语来说,就是在不断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这个里面傅总又吸收了王阳明心学的一些理论。心致物值实际上是格物致知的一种发展和升级,因为这两种方式是殊途同归的,阳明哲学是从心致出发的至高境界,而傅总是用一种至高境界以后才能够视所有的资源为自己所用。殊途同归在于都重视心的作用。

昨天傅总和大师聊过以后,出来说他在思考三个问题,说到“理、德、路”的问题,他讲很奇怪哦,前面都可以加一个“道”字。这说明一个企业要做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一定在思考“道”的问题,“道”的问题就是方向问题。

我在毛主席的诞辰那一天,在微信里给大家又留了一句话,是毛主席在抗大的题词: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这个东西你其实看起来非常简单,这里面毛泽东的东西、傅总的东西、文化的东西在不断地融合。这就是我说的文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思考。我希望我们在做我们的钢材贸易的时候,做城镇开发的时候,要不断去思考“理、德、路”的问题。

我们现在很少说到列宁,其实列宁主义在建党的学说当中,有很多东西是有组织学意义的,比如说,一个组织其实是三个东西“团队、模式、目标”。共产党的目标是共产主义,依靠工农兵的力量,在这样一个团体中寻找骨干,然后培训指导他们,又让他们带领大家用一种模式来实现目标。在毛泽东这里就是用党的建设、武装斗争、统一战线的模式。

我读过国民党的政党史,当时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依靠群众是一样的,都是想在工农兵当中发展,但是国民党在设置党员门槛的时候没有门槛,拿个乡公所的名册直接画勾,然后全部变成国民党了。而共产党是有门槛的。

八十年代我接触了一位国防大学的老教授,北京和平解放的时候就帮助地下党做一些工作,有一天地下党给他一个电话:某某同志,你今天到哪哪的一棵树下等我,他那天就去了,去了以后,这位地下党员就来了,他说:想入党吗?想啊!只问你一个问题:怕死吗?不怕死。好,今天起你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所以共产党在那个年代没有其他要求,就是怕不怕死,就是你有为理想献身的精神没有。

这其实是革命文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东西,就是我们要纯洁我们的团队。这是政党文化给大汉带来的启示。当然政党中还有一些问题,就是解决领导的合法性问题,大家服不服你,如何解决;是打出来的还是选出来的还是干出来的;还有你作为一个组织的领导者有没有广泛的社会动员能力。共产党为什么那么牛?就是会做宣传,来到田埂上农民中间就能够发表演讲,立马就能带动大家的情绪。还有一定是政党文化带给我们的就是:不断创新我们的文化。大汉的文化也在不断地丰富和创新。

我们要向傅总学习:“正追无穷景,哪有烦忧时”。你天天乐呵呵的把困难踩在脚下,你就一定能赢,那就是你必须站在一个高度,这样我们看问题的时候会更加清晰。

比如说我们看历史,中国的原始氏族社会发展得非常完备;到奴隶社会的时候,就被西方赶超了,西方的希腊罗马时代社会发展非常迅速,产生了许多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哲学家;到了封建社会,中国的发展又变得完备了,而西方进入16世纪的中世纪黑暗时代,那时候是禁欲主义,别看西方现在这么开放,那时动不动科学家就被火烧、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其实那个时候的中国比西方发达多了;到资本主义社会西方又占了上风;现在我们到了社会主义社会,或者叫共享社会,中国又会走到前面,也就是说我们这个社会在发展中不断地变化。

以前我们说资本主义制度日薄西山我们不相信,现在我们慢慢地相信了,相信的原因就在于现在这个世界太乱了,共享时代一定会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共享主义也带来了新的民主新的文明。

所以,我们在看待这些问题的时候如果我们只站在某一点看的话,我们会感到看不准,这就像我们来到九曲十八弯的黄河边去看黄河,我们总是看到黄河怎么像是向西流?怎么又像是向南流?有时候又怎么向北流了?但是如果你要想了解黄河到底是向哪个方向流,你必须坐上飞机,去俯瞰黄河,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黄河的确是向东流的,而且基本上是向东流的。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